一名荷兰昆虫学家25年致力于寻找对抗疟蚊方法
发布时间:2016-11-16

 走近蚊子的终极杀手

一名荷兰昆虫学家25年致力于寻找对抗疟蚊方法

点击查看原图

“我生命中的一切都和蚊子有关。”Bart Knols说,“它们是我的激情。”图片来源:Manon Bruininga

 

舞台上只有一丝微弱的蓝光,几乎无法照亮刚从床上坐起来的那个男人。能够听到一只蚊子飞来飞去,然后是拍打声。“抓住你了!”男人说道。随着灯光亮起,他指向右手手掌中的一个血液斑点。此处是荷兰马斯特里赫特市,那个男人则是昆虫学家Bart Knols。还在床上的Knols透过圆圆的眼镜,盯着观众。“蚊子。我恨它们。”他说:“你们呢?”随后,穿着拳击短裤和马球衫的Knols起床,并以“杀死蚊子的3种新方法”为题作了10分钟的演讲。

Knols研究蚊子已有25年。他似乎每隔一年便会提出一种杀死蚊子的新方法。在2012年的TEDx演讲中,Knols展示了3个想法:模拟人体气味吸引蚊子进入陷阱;教狗识别蚊子幼虫的气味,以便发现蚊子滋生地;在一种药物上涂满人血,从而在蚊子叮咬时杀死它们。

自此以后,Knols又提出了其他方案,比如利用无人机喷洒杀虫剂,或者利用真菌杀死蚊子。他的最新计划——改造非洲房屋,使其变成巨大的捕蚊器,目前正在一项耗资1000万美元的大型试验中接受测试。在人类同蚊子的战争中,Knols是最具创造力的战士之一。

 

利用干酪作为蚊子诱饵

Knols很早便开始登上报纸头条。当他还是瓦格宁根大学(WUR)的一名博士生时,便和同学Ruurd de Jong试图弄清楚哪种人体气味能吸引蚊子。“我们将实验室变成了一个发臭的地方。”Knols介绍说,他们利用从放在腋窝下或腹股沟里的衬垫到用过的卫生棉条等一切东西引诱蚊子。有一天,Knols甚至把穿过的袜子放在笼子上。“蚊子对它们趋之若鹜。”脚通常有一种闻上去像干酪的气味,因此接下来的问题便自然而然地出现了:干酪能否作为蚊子诱饵?正如所发生的那样,蚊子对来自Knols出生地、比利时南部省份——林堡的干酪完全无法抗拒。

这就是最典型的Knols:开展古怪的研究,但拥有严肃的内心。“导致这些干酪产生臭味的细菌实际上可能来自人类皮肤,因此你或许可以用这种气味吸引疟蚊。”Knols介绍说。当《今日寄生虫学》杂志在1996年发表此项研究时,Knols还给《柳叶刀》杂志写了一封信,夸口说医学昆虫学家在世界各地穿行时都会随身携带干酪。

全世界的记者都喜欢这项研究,但一些科学家认为,它对该领域产生的影响有限。“这是一个很好的故事,但你不可能用干酪抓蚊子。”英国利物浦热带医学院(LSTM)昆虫学家Janet Hemingway介绍说,如今科学家仍在研究针对疟蚊的理想引诱剂。Knols则表示,他们还在基于其利用干酪开展的研究测试一种混合引诱剂。

获得博士学位后,Knols在位于肯尼亚内罗比的国际昆虫生理学与生态学中心(ICIPE)工作了5年,其中有3年时间在位于维多利亚湖岸边姆比塔点社区的一个野外台站带领开展疟疾项目。2003年,他加入国际原子能机构。当时,该机构正在开展一个利用辐射培育无法繁殖的昆虫从而减少自然种群的长期研究项目。2006年,Knols回到WUR

 

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KnolsFred Soper的仰慕者。Soper是美国洛克菲勒基金会的传奇科学家,在上世纪30年代帮助巴西消除了非洲主要疟疾病媒——冈比亚按蚊的大规模传染。专制的Soper在一场军事化的行动中雇佣了上千名工人用烟熏为建筑物消毒,并且在蚊虫滋生地喷洒一种名为巴黎绿的毒药。“Soper拥有在如此广的地域内开展一场行动所需的意志力、激情、精力和领导力。”Knols在一本2009年出版的书中写道。

Knols自己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他很强硬,并且会把自己的世界观强加给别人。”LSTM昆虫学家Philip McCall表示。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帕克校区昆虫学家Matthew Thomas也认为,“Knols获得追捧的方式是强力推行自己的想法”,并且有时候说出的豪言壮语胜过了科学成果。“他的贡献是促成了改变,并且试图动摇原有的体系。”Thomas说。

在指控一名同行科学家犯有不端行为后,KnolsICIPE的生涯以一种戏剧性的方式结束。当时的ICIPE主任Hans Herren否认了Knols的说法。Herren表示,他因为Knols不服从上级而将其解雇,并且在Knols阻挡了姆比塔点社区的主要入口以试图控制野外台站后叫来了警察。“这真的是一个遗憾,因为Knols拥有绝妙的想法。但你只能通过共同努力抗击疟疾。”Herren说。Knols则认为,Herren肯定混淆了这件发生在14年前的事:“我从未参与过任何抗议或示威。”不过,两人均表示,他们自此以后已握手言和。

当时,以色列昆虫学家Gerry KilleenICIPE辞职,以抗议解雇Knols。目前在坦桑尼亚伊法克拉医学研究所工作的Killeen表示,Knols在姆比塔点形成了一种很好的氛围。“人们感觉自己真的在做一些事情;觉得自己能有所贡献,并且作为一名科学家在不断成长,同时在全球展开竞争。”

 

为改善公共卫生作出贡献

Knols开展的迄今最雄心勃勃的项目让他的才华和问题都变得一目了然。2012年,Knols离开WUR,并和别人共同成立了一家名为In2Care、出售将人体气味作为诱饵的蚊子引诱剂的初创公司。同年,In2Care同德国Biogents公司、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等机构就一个欧盟资助的研发杀死蚊子新方法的项目开展合作。20132月,合作方在坦桑尼亚会面,以商讨该项目。“在查看了一些房屋后,我们坐在芒果树的树荫下开始头脑风暴。”来自Biogents的昆虫学家Andreas Rose回忆说。他们提出了现在被称为“屋檐管”的想法。非洲的房屋通常拥有敞开的屋檐,而蚊子会将其作为入口。他们的想法是用砖堵住这些开口并且安装一些对外开放以允许蚊子进来的聚氯乙烯管子。在屋子里,管子被涂有杀虫剂的静电网封住。

这个概念集合了多个想法。它利用房屋中的人类而非化学引诱剂作为诱饵。静电网——最初用于过滤空气中的花粉——会让杀虫剂颗粒带有电荷,从而使其更好地黏住蚊子。“这个想法太棒了。”Killeen说,“我要是能想到这个该多好。”2014年,首批屋檐管在坦桑尼亚的房屋中接受测试。在欧盟项目结束后,合作方从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获得1000万美元资助,用于在象牙海岸开展随机对照试验。在20个村落中,房屋被装上屋檐管,同时村民收到了经杀虫剂处理过的蚊帐;其他20个村落则只收到了蚊帐。研究结果预计在2019年出炉。

对于Knols来说,这似乎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能看着至少一个计划进入大规模试验阶段。然而,他同In2Care的明显冲突使得进一步参与变成不可能。该公司表示,Knols已不再为其工作,但包括在WUR接受过培训的两名较年轻昆虫学家在内的公司共同创始人拒绝回答问题。Knols自己则表示,他将于近期离开公司,但并未提供细节。

2009年出版的书中,Knols对自己的学术工作作出了发人深省的结论。“我怀疑自己添加的知识能否拯救哪怕一个非洲孩子的生命。”如今,7年过后,他变得更加乐观:随着引诱剂和屋檐管项目的推行,“我强烈地感觉到,我们对公共卫生的改善作出了贡献”。(来源:科学网 宗华编译)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2-2015 中亚区域动物资源保护与有害动物控制实验室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乌鲁木齐市新医路102号(830054) 电话:0991-433310